大家的高渐离,读后有感

作者: 戏剧中心  发布:2019-12-02

到底是谁的荆轲?——观话剧《我们的荆轲》

时间:2013年03月0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文革

  最近由莫言编剧、任鸣导演的话剧《我们的荆轲》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这部剧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为纪念建院60周年上演的一部重头戏。剧作上演之后引起了一些反响,有好评,也不乏尖锐批评。好评与批评的焦点多集中在这部戏对荆轲这一传统经典侠士形象的塑造上。好评者认为,《我们的荆轲》塑造了一个真实的、深刻的荆轲;批评者则认为,这个荆轲颠覆了作为传统侠士典型的荆轲形象。那么,在这部剧中荆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

  剧名的意思

  要理解这部戏中的荆轲形象,还得从这部戏的名称入手。单从剧作的名称来看,我们也许会得出它是站在剧中人物、荆轲的友人立场上的一个说法或称呼,带有某种亲切、认同的色彩,也许与“咱们的荆轲”意思相近。而剧中情节不仅确有这样的意思,而且这个意思似乎成了剧情展开中的一个核心方面。比如剧作开始时的情景,是荆轲出去寻访高人时,在一个小小的屠狗场里,高渐离、秦舞阳、狗屠几个人在议论,议论的中心就是荆轲;其中秦舞阳略似一个“愤青”,他对荆轲出门寻访高人的行为目的颇有微词,甚至认为他是一个没有什么真本事的假侠士。荆轲不是最早出场的,但他虽未出场却已是这伙人谈论的对象,这样他就注定要成为剧中的中心人物。老侠士田光受燕太子丹的委托,把刺秦的重任交给荆轲,认为荆轲就是最堪当此重任的最好的侠士。这样,一开场荆轲就在人们的议论中自然而然成了“我们的”——这伙侠士们的或这伙侠士中的——荆轲。

  刺秦的动机

  得到老侠士田光的高度评价、信任和重托,对于一名侠士来说当然是梦寐以求的,这也是《我们的荆轲》中所反复强调的侠士的理念。但接下来的问题却是:“我为什么要去刺秦?”对侠士名声的追求与对刺秦意义的反思在这里构成一种内在的矛盾,纠缠着荆轲,也纠缠着他身边的人们。燕太子丹给了荆轲一切可能的待遇,豪宅、宝物,甚至把曾经给秦王梳过头、又与自己同甘共苦从秦国逃回的宠姬燕姬也赐给他、侍候他,并声称她最善于治疗男人的“失眠症”。这些都只是为了换取他的刺秦。剧中所一再表现的是,如果刺秦只是作为他对于燕太子丹厚遇自己的一个回报,并不能从根本上真正回答这个问题。在这里不能不提及燕姬这个人物。

  燕姬这个人物很独特。她起初只是一个被赏赐给荆轲的“东西”,其功能不过是满足荆轲作为一个男人的需要,但接着她却成了一面镜子,一个冷漠的观察者、分析者、思考者。她分析了荆轲的愿望,对荆轲刺秦的每一个堂而皇之的目的意义进行消解,结论是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才去刺秦;更进一步,她甚至提出,为了获得侠士更大的名声,就要在刺秦时不杀死秦王——如果杀死了秦王,秦王就会成为历史的主角,而他荆轲反而成了次要的配角,这就是说,成全了别人反而失落了自己。这样的结论显然有些荒谬,以致荆轲以她是秦王的间谍为名将她杀死。他的这个行为在这里又似乎是一个隐喻。如果按荆轲对燕姬所说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是同一个人”,那么,他杀死她,是否就是“杀掉”自己人格或内心的另一个“我”、另一个“小我”呢?也就是说,他杀死她,是否意味着他不愿承认自己身上的“小我”、或通过否定“小我”而保留“大我”呢?对于这种精神分析似的问题,人们大可以做出不同的回答。

  哈姆雷特似的延宕

  在《我们的荆轲》中,荆轲迥然不同于历史文本中的形象,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具有质疑意识的思想者、一个神经衰弱的敏感者,他思考自己行为的价值,剖析自己的内心世界,对于周边的人和事十分关注和过敏,特别在乎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和评价,俨然一位两千年前的哈姆雷特。二者的相似之处,就是犹疑、延宕、反思、敏感、对自我的极度关注。在剧中,荆轲似乎在不停地思考为何刺秦的问题,又似乎是在有意拖延刺秦的行程。比如,在出发刺秦前荆轲就有一大段哈姆雷特似的独白,自问自答、自言自语,提出一种想法又否定一种想法,绞尽脑汁地试图找到刺秦的意义价值。这个问题即便是荆轲出发上路了仍然是个没有令人信服的答案、困扰人物行动的问题。而他对于“高人”的等待也一再推延着他的启程。他最后是在燕太子丹的百般催促之下才启程的,实属无奈之举。这种“延宕”与哈姆雷特十分相似,也体现了人物的某种困窘。

  单从《我们的荆轲》这个剧作来说,荆轲刺秦属于误打误撞、半推半就、身不由己最后无可奈何地踏上那条悲壮的不归之路的。剧作要揭示的,也就是这种行为与动机的背反。他要走出这种困境,除了自我思考,再就是希望获得高人指点。寻访、等待高人,是荆轲在剧中开头和结尾的两个行为,但他终究没有遇到真正的高人。尽管“高人”只是一个传说,但他还是人们所向往的目标——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种理想人格,与现实人格比起来,显得抽象、空洞而渺茫;因而荆轲始终没有找到心目中的高人,甚至田光在这里也算不得什么高人,只不过是有着一身俗气的老侠士而已。

  按照编剧莫言的说法:“这部戏里,其实没有一个坏人。这部戏里的人,其实都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或者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对他人的批判,必须建立在自我批判的基础上。我们呼唤高人,其实是希望我们自己内心的完美。”

图片 1

图片 2

《我们的荆轲》其实更像是一出现代的舞台剧,他折射的也是我们现代人的思想和认知,荆轲对于死亡的徘徊,对于功名的重视,燕姬对于现实的厌恶,对于爱情的幻想,太子丹对于权势的利用,对于心理的嫉妒,哪一种不是现代人思想的折射。

《我们的荆轲》剧照

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再熟悉不过,一个重义轻生,反抗暴秦,勇于牺牲的侠士在易水边吟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千古名句,离别之悲壮,举剑之英勇,最后却在秦宫刺秦失败被杀死。这样的一个侠士如他所愿名垂青史,我们也对他的舍生取义敬佩不已,可莫言却写出了不一样的荆轲,一个赴秦宫之前怯懦无比,想要一举成名的侠士。

荆轲事迹见于《史记·刺客列传》,“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图穷匕现”,这些典故都与荆轲这位刺杀秦王政的侠客联系在一起。8月31日起,北京人艺新推话剧《我们的荆轲》(编剧:莫言、导演:任鸣),以颠覆的方式,重新讲述了荆轲刺秦的故事。

死亡谁都怕,可侠士却要舍生取义。

作为一位以魔幻现实主义风格闻名的著名作家,莫言创作的《我们的荆轲》倒没有多少“魔幻”色彩,《我们的荆轲》将荆轲设定为一个精心钻营、实际懦弱、却梦想一举成名的剑客,从前人们脑海中义薄云天、豪情万丈的侠士变成了贪图虚名的小市民,不仅仅荆轲如此,他的挚友高渐离也如此,高渐离、秦舞阳、狗屠三个寻找机会的“芸芸众生”跟着荆轲混吃混喝,众人惟一的梦想就是“成名”,电影《我要成名》的片名恰恰是《我们的荆轲》所表现的主题。

为了功成名就,荆轲刺秦之前的无奈与痛苦,退缩与怯懦,是我们这个社会大部分人的心理。

在我们今天这个浮躁的物质年代,电视、网络、报纸等各个公众媒体都在渲染着“成名”的诱惑,漂亮的女演员不乏一脱成名者,芙蓉姐姐、“凤姐”这类女人可以卖“丑”出名,“超女”、“快男”、“非诚勿扰”乃至“艳照门”等,都是成名的途径。成名,就意味着财富、被众人关注的虚荣光环,故而,无耻者无畏,世风日下。也许,莫言正是有感于现实的荒诞而借“荆轲刺秦”事件抒发对现实的不满。

想要一剑成名却畏惧死亡,高渐离和秦舞阳讲诉有史以来的侠客故事,哪一个不是舍生取义。荆轲不敢,他不敢下那么大的赌注,从未见过秦王一面就要赌上自己的性命,如果秦王刺死则功成名就,如果秦王未死则功亏一篑,舍了性命不说还舍了功名,被后人唾骂,所以荆轲是怯懦的,至少在众多侠士里面他是怯懦的,就像燕姬所说:“侠士只不过是一群没有是非,没有灵魂,仗匹夫之勇沽名钓誉的可怜虫。”而燕姬却是他的镜子,他在燕姬身上看到了真实的自己,一个藏在内心深处不敢说的自己。

就我看《我们的荆轲》这个戏,窃以为,“荆轲刺秦”这种历史上充满悲壮感的举动,被戏谑成小人出名行径,显得很不妥当。1941年,郭沫若编剧的《棠棣之花》展现战国时期侠客聂政刺杀韩相侠累的英雄壮举,颂扬了不畏强权的侠义精神。中国的“侠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极其重要的一部分,“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史实上的荆轲为报燕太子丹知遇之恩,勇于刺杀秦王,遑论秦王是否该杀,荆轲反映了当时处于弱势的六国人民不甘被秦吞并的抗争意志,具有悲剧英雄的气质。

直到两个人思想的碰撞,荆轲开始袒露心扉,他畏惧,他踌躇不前,他以头疼为借口,燕姬明白,明白他的怯懦,明白对于死亡的害怕,可自古又有哪个侠士苟且人间呢?

《我们的荆轲》里,荆轲混迹燕国首都,四处寻找出名机会,并且,他动不动闹头痛,对外号称夜夜失眠,外在包装上做足功夫,终于引起大侠士田光的主意,继而被田推荐给太子丹。太子丹赠予荆轲豪宅、财帛、美女,作为回报,荆轲不得不答应去刺杀秦王政。在曾经是秦王政、太子丹情人的燕姬的不断启发下,荆轲决定以“刺秦”出名,最终如愿以偿。这个版本的“荆轲”,没有理想主义光芒,没有侠肝义胆的气魄,却“无厘头”地获得侠士美名,让人为历史上的荆轲、为中国传统“侠文化”的沦丧而伤心。

燕姬是一个活在现实中的人,她知道自己只不过是男人的一个玩物,被秦王送人,又被太子丹送人,最后可能也会被荆轲送给他的狐朋狗友,所以她看透了,她冰冷,她寡言,她是最悲惨的一个却也是最现实的一个。

《我们的荆轲》在反讽“荆轲”之外,也嘲笑了高渐离与荆轲的友情。史料中,荆轲赴秦,高渐离击筑相送,最终为荆轲复仇,刺杀秦始皇失败而死,这一段荡气回肠的英雄之间的友谊,在《我们的荆轲》中荡然无存,高渐离眼红荆轲得到成名机会,转而杀太子丹未果,面临死刑。我想指出的是,假如编剧很想通过自己的剧作去阐述什么新见解的话,我建议,编剧与其“作弄”历史名人,不如重起炉灶,自己再编个人名、时代,以免令古人蒙羞。

如果没有秦王,将来谁去统一六国,谁去统一文字,谁去筹建秦始皇陵兵马俑,她知道秦王虽残暴但却是一个真正的帝君,所以她知道刺秦不可能完成。

《我们的荆轲》体现了一种价值观的混乱。假如真的是称颂市民文化,也未尝不可,当代武侠小说大师金庸先生笔下的英雄由郭靖、乔峰这种“为国为民”的大侠衍变为韦小宝那种市井无赖,正说明了正统文化的衰落与小市民文化的兴起。问题是,《我们的荆轲》“断秦王之袖”又展示了英雄悲剧的情怀,同时,“杀姬”似乎象征了荆轲与自己人性的一面决裂,这又不够“小市民”了。总之,我们眼前的“荆轲”是一个分裂的人。

她看透了侠士的好名之道,她厌恶侠士未成名不择手段,但她却在最后爱上了荆轲,荆轲也爱她美丽真实,正是因为爱注定了她悲惨的结局。

荆轲因为爱,因为想要挽留住短暂的美好时光,演习中杀了燕姬,成就了她悲凉的一世,把那份美好永久的保留。

燕太子丹,一个自私自利,无能无德的诸侯,在我看来他是嫉妒,嫉妒秦王的拥有的比他多,嫉妒秦王手下的贤才比他多。立一柱秦王雕像在自己眼前,这样的变态心理使他更加急功近利,一直催促荆轲刺秦,甚至不惜割肉为荆轲治病,他嫉妒的心理已经吞噬了他的心,他比荆轲更加狠毒,他才是促成荆轲悲剧的首要因素。

对于我们,功名,权势,谁不想要得到,莫言用这样的一出舞台剧讽刺的不正是这样你争我夺的社会。或许我们该反省,反省内心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们该平静的对待功名权势,我们该面对现实。

人这一辈子就这么长,许多你遇见的人、做过的事都是命中注定的。若你信命,便安安稳稳的活下去,若你不信命,与天斗一番又何妨?

图片 3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戏剧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家的高渐离,读后有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