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伦敦中国艺术品春拍印象,世纪流拍

作者: 收藏拍卖  发布:2019-12-09

首先,由于中国古代优秀艺术品资源的不可再生,以及国际藏家的惜售,并随着多年拍卖的不断消化,数量可观的精品业已进入收藏序列,无可遏制地出现高端货源的紧张趋势,高等级、高品位之拍品渐趋难得,导致征集难度逐年上升;其次,清瓷市场逐渐退潮回归正常,不再似往日喧嚣,而宋、元、明等清以前之市场亦正逐渐恢复其本来的地位;再次,“熟货”稳步上升,但多年不面市的旧藏或“生货”饱受欢迎,不仅本季拍卖,过往亦曾有多例创造纪录之成交结果屡证后者现象;除此之外,还可以看到,国内顶尖拍卖行成交价不断刷新纪录,高品有渐渐向国内移动的趋势。

在2013年春拍瓷器市场上,不少高估价拍品纷纷遇冷流拍,即使是那些刷新同类拍品纪录的瓷器,也并不能说明此类瓷器就受追捧。各大拍卖公司陶瓷专场结果表明,2013年春拍瓷器市场,虽然偶有天价出现,但行情疲弱才是最大的走势。

“一般情况下,估价较高,或者具有争议性的拍品容易遭遇流拍。”杨先生进一步解释道。

5月17日,邦瀚斯在伦敦新邦德街举行了“中国陶瓷及工艺品拍卖”,一件清乾隆翠玉雕螭龙纹钮“三希堂”篆字阳文葫芦形印,估价逾千万元,最终成交价3400万元,荣登本场冠军;另一件18世纪青玉雕山水人物大山子,为李鸿章赠予恭亲王奕欣的礼物,后辗转日本、美国,1963年又于伦敦拍卖,成为英国重要的私人玉雕收藏,估价为400万元至600万元,最终以481万元成交。

针对此轮宋代瓷器的火爆,市场存在两种观点,一部分人认为这是艺术品市场大鳄做局,炒作宋瓷;但大部分行内人士表示,这种现象是宋瓷价值回归的体现。无论是宋代瓷器,还是明清官窑,都代表了当时人们对于美的追求,审美趣味的不同,作品自然不同。宋瓷和明清官窑瓷器,可用雅和媚来形容,各有所长。以雅见长的宋瓷注重内涵,喜欢者多为文人或儒商;而以媚突出的明清代官窑器,则得到了更多市场派认可,更适合于投资。

拍卖场内,最高价被明宣德青花‘鱼藻纹’棱口洗夺去,以5106万港元成交;位居榜眼的是成交价为4098万港元的明洪武釉里红开光式‘寿菊图’棱口折沿大盘。另有12件拍品以过千万的价格落槌。

这些流拍的重要拍品以及佳士得拍卖中创下意料外佳绩的南宋仿哥釉海棠式小碗,并不仅是本次拍卖中不寻常的个案,更对未来市场走向和行情有一定影响。

在此行情下,各大公司瓷杂专场的成交率也不高:香港苏富比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品专场成交率为63%;香港佳士得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总成交率为71%;中国嘉德御制宫廷重要瓷器工艺品专场的成交率为66.66%;北京永乐精美明清瓷器及工艺品专场成交率仅为44%。

玫茵堂的藏品因太受关注,难以藏掖。据行家介绍,玫茵堂主人花了接近半个世纪的时间搜集中国优秀的瓷器艺术品。50多年时间,两位藏家搜集的有关中国瓷器的器物和各类资料,早已超过世界上任何一家顶级博物馆。而他们的理想,就是建构中国瓷器最好的收藏体系。

5月18日,佳士得另一场在伦敦南肯辛顿开槌的“中国瓷器、工艺精品及纺织品拍卖”,大清雍正年制款斗彩龙凤纹花口碗,估价4万元至6万元,成交181万元,一举拔得头筹;相同成交价的还有18世纪象牙雕刻嵌玉如意摆件和19世纪紫檀长方形条案;紧随其后的是一件明代青瓷龙泉窑观世音塑瓷佛龛,估价仅3万元至5万元,成交价却高达145万元。

宋建窑黑釉油滴盏

玫茵堂的展厅中,该件藏品位置醒目。苏富比工作人员称,其出自皇宫造办处的御制,瓷胎画珐琅器的工艺决定了与它同类型的瓷器产量极为稀少,当中带题诗的“古月轩”或者更是屈指可数。如今,这类传世品大多珍藏在北京和台北两处故宫博物院。

意外——

从2013年瓷器的拍卖市场看,市场已不仅受到资金影响,更多的是信心和目标。信心受整体经济大势所影响,当人们对经济预期不佳时,购买信心就会受到打击,从而失去对目标的准确把握。如果是以投资为目的的资金,随时都在寻找新的投资目标。从今年春拍的情况看,投资者更加关注投资资金的安全性。从当前行情看,高档、大价位精品下半年仍会缺席,拍卖公司不敢征集、卖家不愿卖、买家不出高价的现象在相当一段时期仍会存在,各方眼光都将会集中在中档精品方面,从这个角度来看,瓷器拍卖市场已经不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

私人洽购概念

纵览本次伦敦艺术品春拍,由于市场行情与风向尚不明朗,买方增加持币观望因素,并导致卖方的观望惜售,买方资金的不到位和卖方浓厚的观望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市场的整体表现:一方面,拍卖公司出于安全考量,纷纷以胜算较大的清代玉器和明清官窑等品种作为拍品主力;另一方面,由于货源和惜售等原因,导致所征集的拍品多少不免于乏善可陈,并且间有高等级但有争议的拍品。然而,却因此得以保障市场与行情的良性沉淀与稳健前行,从某种角度而言,未尝不是令藏界安心的健康局面。

清雍正窑变釉三弦纹双耳壶

面对世人称道的“世纪之拍”,藏家的举牌却相对谨慎。

一是宋瓷成交表现因等级而异。5月15日表现不凡的佳士得拍品:南宋仿哥釉海棠式小碗,由于此件宋瓷标注为仿哥釉瓷,而非纯粹的宋官窑或哥窑,故在一定层面上存在争议。

审美回归,宋瓷成为拍场黑马

在场内,总能听到藏家对拍品价格过高的抱怨,“这么高的估价,谁敢轻易出手?”他们在犹豫徘徊之间,也与拍品失之交臂。

趋势——

艺术品经纪人梁晓新表示,宋瓷持续向好的迹象,也显示出有新的资金与新的买家入场买宋瓷,但这并不意味着整个拍卖市场的转型。明清官窑瓷器目前面临青黄不接的局面,处深度调整期,因此唯有好货方能救市。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图片 1

源流可靠,名家生货成主流

内地《拍卖法》规定,严禁拍卖公司私下充当中介的行为,而香港地区拍卖公司目前参照欧美商业法,在此过程中可以扮演比较灵活的角色。在这一过程中拍卖公司是否扮演第三方中介角色尚不可知。

解读2012春拍成交额下跌之惑:卖家不出手

今年春拍瓷器板块最大亮点莫过于香港佳士得推出的雅趣流芳陈玉阶珍藏中国艺术精品,该专场的成交率为100%,总成交额超过2亿港元,其中一对清乾隆紫地粉彩龙纹夔耳瓶以4355万港元成交,成为最高成交价拍品。陈玉阶珍藏的11件花神杯悉数成交,牡丹杯以270万港元落槌价夺魁;估价为180万港元至250万港元的清乾隆仿官釉荸荠瓶,最终以723万港元成交;而一件珍罕精致的乾隆青花莲纹梵文兽钮钟,以1555万港元成交,同样的一件作品在去年伦敦佳士得以约480万元的价格成交。而益清阁中国瓷器珍藏共成交3342万港元,一对清道光粉彩丽景雁来红盖罐以678万港元的成交价拔得专场头筹。

流拍,这是任何一场拍卖都无法逃避的事实,即便是苏富比,也难以幸免。

惊喜——

在今年春拍中,宋瓷在市场中的表现强劲,大部分行内人士将这种现象归为宋瓷艺术价值和人们审美趣味的回归。

一番谈不上激烈的角逐之后,该场次总成交价3.99亿港元。而预估总值7.1至10.7亿港元。

2012春拍大特色——另辟蹊径,挖掘潜力

种种现象表明,买家的鉴赏水平越来越高,对瓷器也越来越挑剔,他们愿意出高价购买品相完好、来源有序的作品。在今年春拍中,明永乐甜白釉暗花四季花卉图撇口碗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价格不过为120万元至160万元,此次估价为500万港元至700万港元,最终以604万港元的高价成交。

一位徘徊其间的黄姓古董商对记者介绍,清代珐琅彩瓷在历代瓷器中造价最贵,人们称之为“官窑中的官窑”,按照时间来算,1.8亿元的估价并不算贵。

“过云楼”藏书领衔匡时2012春拍 大戏即将上演

宋瓷的火爆成为2013年春拍的最大亮点。纽约苏富比上拍的北宋定窑刻莲花纹碗估价为20万美元至30万美元,最终以222.5万美元成交,创下宋代定窑瓷器拍卖新纪录,此前的纪录为2002年10月,在香港佳士得以1239.4万元成交的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碗。在伦敦苏富比,一件估价仅为4000英镑的定窑黑釉笠式碗,最终以16万英镑落槌。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中,一件精美的宋建窑黑釉油滴盏,估价为80万港元至120万港元,最终以195万港元成交,宋瓷在香港市场持续火爆。

77件拍品中有22件被拍品提供方自行购回,其中清雍正粉彩“蟠桃献瑞”图圆盖盒的购回价为3500万港元,低于估价下限4000万港元,这也是拍品提供方自行购回的拍品中的第一件。

此外,本场拍卖中还有不少拍品创下佳绩,如清乾隆御制碧玉璧,估价400万元至600万元,成交价541万元;清乾隆珊瑚红地粉彩牡丹纹大盆,估价200万元至300万元,成交价505万元;而属庙堂宗教祭祀用器的清乾隆青花莲纹梵文铃,由于器型为少见之异形器,故估价30万元至50万元,成交价却高达481万元。

对于明清官窑瓷器,投资人认为只要买对,保值增值就会很稳定,但从2013年春拍市场来看,一些品相有问题的拍品难以被挑剔的买家接受。事实上,考量收藏者、行家的专业素养,往往就体现在怎样从一堆看似普通的艺术品中挑选出精品。

所谓私人洽购,实际上是给流拍艺术品的第二次交易机会。许多无法在现场举牌或者进行电话委托的买家会在流拍后的私人洽购中获得较好议价机会。

此种成交表现因等级而异的例子亦可参考4月4日香港苏富比“天青宝色——日本珍藏北宋汝瓷”拍卖的汝窑葵式洗,其器型虽如本次海棠式小碗一样,为圆器而非琢器,但却不失为一件纯粹的宋代贡御级别瓷器,故最终经34口叫价,以逾估价高3倍的2.08亿港元成交,刷新了宋瓷拍卖的世界纪录。

从今年春拍瓷器总体成交情况看,内地瓷器市场仍旧缺乏亮点,而香港市场也遭遇发展瓶颈。在香港苏富比春拍瓷器拍卖中,虽然拍前备受关注的清康熙御制胭脂红地珐琅彩莲花盌以7400万港元的高价刷新清康熙瓷器的世界纪录,但远远低于2012年春拍中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2.078亿港元的天价。而其连续举办多次的玫茵堂珍藏重要中国御瓷选萃专场总成交额为7768万港元,不及2011年春拍同名专场成交额的1/4,与2012年秋拍同名专场相比,也有一定幅度的下降。从流拍的情况看,主要流拍的是明代瓷器,如明洪武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盌等。

这样的现象不胜枚举。

在中国艺术品捷报频传的同时,也有一些重要拍品出乎意料地流拍,比如,明宣德青花缠枝灵芝纹碗,此件曾先后于1971年3月和1976年7月于伦敦苏富比上拍,估价150万元至200万元,但遭遇流拍;出自20世纪早期比利时藏家克尔曼斯夫人旧藏的清乾隆绿彩赶珠游龙纹盖罐一对,当为乾隆仿成化天字罐所制,估价160万元至200万元,亦流拍;由Jersey伯爵七世夫妇得自中国驻伦敦大使的清代慈禧碧玉交龙钮印,估价高达300万元至400万元,为本场第一高估价,同样流拍。

瓷器市场经过20年的发展,大部分藏家与行家已趋于理性和成熟,对拍品有自己的认识,对走势也有一定把握,不会一味追捧高价拍品。

瓷器流拍在其他拍卖行也甚为常见,雅昌监测中心统计,历次的瓷器拍卖中,平均流拍率达51%。

宋元钧窑天蓝釉玫瑰紫斑盘

总体而言,春拍瓷器专场之所以成交平淡,与上拍拍品的质量有很大关系,尤其是处于目前谨慎且缺乏亮点的市场行情下,拍品的艺术品位成为决定拍品成交价格的关键因素,只有那些兼具数量少、品位高、艺术性强的瓷器才能创造拍场高价。

比如估价为1000万至1500万港元的《大明嘉靖年制》款孔雀蓝釉暗划缠枝莲纹“八宝”图葫芦瓶,于十九世纪末流至欧洲,其时市场对宫廷御瓷兴趣未殷,却先后由Octave du Sartel上校、艾弗瑞·克拉克、H. M. Knight 及 Jaap Ensing 收藏。据苏富比工作人员介绍,晚明官窑屡试新色,釉料繁多,唯孔雀绿釉器并不多见。

除去宣德窑固有特点外,款字之精到与否成为重要判定标准。宣德一朝御瓷之年款粉本是由当时大书法家沈度书写后,再交由工匠临摹书写于瓷,沈度之书深得圣意钟爱,宣德皇帝常以之为师,故《万历野获编》赞宣德皇帝的书法“学颜清臣,而微带沈度姿态”。

内地拍卖市场的情况也遭遇类似情况,在北京春拍市场中,中国嘉德瓷器专场封面作品,一件估价为1300万元至1500万元的清乾隆粉彩御制万花献瑞大葫芦瓶遭遇流拍,而估价为1600万元至2000万元的清乾隆窑变釉莲蓬口瓶也出现流拍。此外,清雍正仿汝釉贯耳衔飘带壶、明永乐青花云龙纹扁壶、清乾隆粉彩轧道云鹤纹干支转心笔筒等重量级拍品也纷纷流拍。在北京保利春拍中,估价500万元至800万元的清嘉庆粉彩四季花卉双耳大瓶最终流拍;估价为380万元至580万元的清乾隆浅褐色地粉彩山水灯笼瓶无人问津。这些流拍的瓷器,以往曾是拍场的宠儿,现在却备受冷落。

估价高,就流拍

5月15日,佳士得率先在伦敦国王街开拍“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拍卖”,作为本场重要拍品的清嘉庆粉彩进宝人物故事图双螭耳瓶一对,估价800万元至1200万元,最终以1282万元成交;另一件是南宋仿哥釉海棠式小碗,拍行雇员标注此仅为到宋而不保证为哥窑,故估价20万元至30万元,但成交价却高达831万元。

编辑:李洪雷

除清乾隆御制珐琅彩‘古月轩’题诗‘锦鸡花石’图胆瓶,另一重要拍品明成化青花“瓜藤纹”宫盌,也逢同样遭遇。拍卖师以4000万港元起拍,一路以500万港元顺次加价,4500万港元、5000万港元、5500万港元……直到7500万港元,但彼时的价格并未超出预估的8000万港元,无人接盘。

以美国文玩公司旧藏宣德窑青花暗花大碗为例,其题材与尺寸当为皇家庙堂祭祀大礼所用礼器,于款识书写精到程度上亦明显可见更贴近沈度法书,两相对比之下,器物等级的差异非常明显。

高走低收,市场成熟并理性

还有12号拍品清乾隆粉彩仿葫芦形笔洗、13号拍品清十九世纪仿滑石釉圆盖盒、16号拍品清乾隆孔雀蓝地描金折枝花卉纹双耳瓶、40号拍品青花垂肩八吉祥牡丹罐等拍品也遭遇类似待遇。

伦敦苏富比于5月16日举行了“中国陶瓷及工艺品拍卖”,恩斯特·詹姆斯·伟兹及其家族收藏的清乾隆褐斑白玉“瑶池仙侣”图笔筒,估价250万元至350万元,成交价达到1553万元;Jersey岛伯爵夫妇及其家族收藏的18世纪清代白玉麒麟骑牛圆雕,估价150万元至250万元,以668万元成交;同样来自伯爵夫妇收藏的清乾隆青白玉高士赏游图笔筒,估价80万元至120万元,以553万元成交。

图片 2

尽管苏富比瓷器拍卖不及预期,但它却让世人记住了“私人洽购”一词。

二是尺寸和款识影响明早期宣德窑瓷器的市场表现。明代早期宣德窑瓷器在伦敦春拍的各家拍卖均可见,但比较其成交表现,却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造成这种状况的内在因素,仍不外乎品质与等级。

与以往陶瓷买家只关注清三代官窑彩瓷不同,在今年春拍中,清代之前的瓷器亦受到追捧,尤其是名家生货,成为受市场追捧主流。

“玫茵堂珍藏”的拍卖结果,让很多人开始追溯玫茵堂的渊源。

明清官窑部分则有清雍正仿官釉双兽耳宝月瓶,落“大清雍正年制”青花篆书款,为英国Michaeland Betty Pinney夫妇的家族收藏,估价300万元至500万元,最终成交价325万元;明宣德青花缠枝花卉纹碗,先后经伦敦Bluett and Sons及H. M. Knight之手,估价300万元至500万元,但最终却以流拍收局;其他则有唐代大理石雕罗汉像,来自欧洲私人及Mamdouh Riaz和Rousset之收藏,估价250万元至350万元,以457万元成交。

“玫茵堂”主人曾与香港及伦敦古董收藏者仇炎之、埃斯肯纳茨切磋交流,并以收藏历朝瓷器中最上乘珍品而著称,而此次拍卖的77件瓷器,藏品跨越元、明、清三朝。

据了解,在清代单色釉方面,取得较好成绩的有清雍正粉青釉饕餮纹觚,估价250万元至350万元,成交价589万元;清康熙白釉太白尊,底落“大清康熙年制”青花款,原出自The Koger收藏,该拍品估价80万元至120万元,成交价181万元。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出自瑞典藏家Klas Fahraeus的宋元钧窑天蓝釉玫瑰紫斑盘,估价仅5万元至7万元,成交价则达到505万元。

该拍品正是“玫茵堂”主人于1997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以992万港元购得,如今再次亮相。14年间,身价翻了18倍。

纵观本次伦敦春拍,买方资金退而求次,开始关注量少质精、富有艺术趣味的品种。本次拍卖季不乏中国书画艺术品,但成交表现一如往常波澜不惊,显示国际上一贯不以书画为重点或硬通货。宋代以来,在世界上代表中国艺术品的一向是瓷器,这也符合中国的英文本意为瓷器。反观国内,书画与瓷器倒挂现象非常严重,甚至时有近现代书画作品乃至当代作品拍出天价,此现象值得思考。

天价与流拍,在苏富比的瓷器拍卖中唱起了对手戏。

图片 3

这是场内流拍所致,但拍卖之后,私人洽购又将其中一件藏品的价格推到了2亿港元。

5月23日,沃利和瓦利斯拍卖行举办了“中国瓷器工艺品拍卖”,一件来自英国西部藏家玛丽和乔治·布洛赫收藏的清康熙嘉定派竹雕代表人物顾珏制竹雕老子人物笔筒,估价15万元至25万元,最终以360万元成交,此件当为顾氏历经3年左右,用时间心血精雕而成,可谓物有所值;另一件是清乾隆或嘉庆白玉雕仿古三足炉,出自1889年过世的约翰·福特·埃尔金顿中将及其家族收藏,此件估价20万元至30万元,最终成交价210万元。

实际上,在业内私人洽购是一种比公开拍卖更符合艺术品真实价值的交易方式,若不是像琅彩“古月轩”题诗“锦鸡花石”图胆瓶这样的顶级艺术品,一般不会对外宣布,而且很多私人洽购本身就秘而不宣。

细品此器,无论釉色抑或开片特点,均不似官窑或哥窑,而更多地表现为南宋龙泉窑青瓷之特点,只是并非寻常所知之白胎产品,而是不常见之黑胎产品,仅因为其型制规整又古拙,宋韵十足,以至成交如此,足见宋瓷感召力之强大不可阻碍。而论及宋瓷艺术品之路份,当首推等级之分,据宋代文献记载,宋人称寻常龙泉瓷为处州青瓷器,而称此类贡御级别者为秘色瓷器。南宋庄季裕《鸡肋编》载:“处州龙泉县……又出青瓷器,谓之‘秘色’,钱氏所贡盖取于此。”倘此器为白胎且等级在其上的南宋贡御级别之龙泉窑,那么它的最终价格极可能是在此成交价的10倍以上,并且同时亦将伴随激烈角逐。

推荐阅读

伦敦春拍历来被视为世界艺术品交易的风向标,今年的中国文物艺术品伦敦春拍刚刚于5月23日落下帷幕,与往年不同的是,苏富比、佳士得、邦瀚斯等公司伦敦拍卖的重点不约而同地集中在明清官窑瓷器以及清代玉器。

不单如此,香港富得、北京瀚海近期举行瓷器拍卖中,不少曾被人们所称道的元代青花瓷也无人问津。

通过本次伦敦春拍的数据和重点拍品的表现,可以发现,买方市场正在趋于冷静、成熟,而中国古代优秀艺术品逐渐体现出良好的价值表现。

此前,苏富比也曾流拍过大件。

北京荣宝2012春拍书画专场精品赏

本次瓷器拍卖,高估价拍品并未受到市场追捧,各方竞投人士表现谨慎。来自香港的一位藏家说道,买家正走向成熟,瓷器拍卖市场也逐步走向健康。

因此,如果要衡量明代早期宣德窑瓷器的价格,一是看其尺寸品相和题材绘工所表现的器物等级,二要看款识是否更贴近沈度法书晋唐风格小楷原本,如5月16日苏富比上拍的宣德大碗,与邦瀚斯上拍的宣德大碗均惨遭流拍,前者款识尚可,后者款识则逊色太多,二者绘工题材与尺寸均为普通官窑等级,品相发色亦不够好。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整个拍卖过程持续时间超过3小时,没有一如往常的大件拍品,没有书画专场中鼓掌声的此起彼伏,有的只是竞投人默默的举牌和拍卖师渲染气氛的调侃声与报价声。

估价为5000万至7000万港元的20号拍品——《大清康熙年制》款豇豆红釉水盂瓶尊七件套组也未能幸免。自3000万港币起拍后,电话出价方面几乎没有动静,场上举牌者也寥寥无几,叫价落在了3600万港元。

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及中国艺术部国际主管仇国仕更将之视为瓷器拍卖中的重头戏,他说,“玫茵堂珍藏”是经逾半个世纪之久荟萃而成,也是近30年来苏富比上拍的最重要的私人瓷器收藏。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根据苏富比向记者提供的成交结果,除私人洽购之外,玫茵堂珍藏的其他重要藏品也遭到流拍。

估价1.8亿元的乾隆御制珐琅彩‘古月轩’题诗‘锦鸡花石’图胆瓶场内并未成交。在本场拍卖之前,多方预测这将会是一场世纪之拍,他们不仅认为拍卖总额将创造纪录,而且对该图胆瓶寄予厚望。

玫茵堂专场拍卖的落幕也波及到后续瓷器拍卖的结果,“中国宫廷艺术品”专场拍卖中几件清乾隆时期的瓷器都遭遇流拍。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近日,中瀚青花瓷器专场中,估价为500万至600万元的清乾隆珊瑚红地描金花鸟纹天球瓶、估价100至150万元的清康熙斗彩花鸟纹暖罐、估价500至600万元的明早期耀州窑缠枝牡丹花鸟纹梅瓶等,纷纷流拍。

这个预计成交价为8000万港元的明成化青花“瓜藤纹”宫盌也是在拍卖结束之后以9000万港元私下成交。

一直被香港苏富比视为瞩目拍品——乾隆御制珐琅彩‘古月轩’题诗‘锦鸡花石’图胆瓶,成为场内的遗憾。

这些藏品经历50年长期积累而成,其品质属于欧美传统的“老收藏”,具有欧洲老藏家的品位。

深圳南山一位杨姓资深藏家告诉记者,拍卖前,拍卖公司与拍品提供者会根据协商价格签订合同,如果场内叫价尚未达到合同预估价格的低点,则不会成交。如有愿意私人洽购的藏家,在拍卖结束后,将同拍品提供方私下协商,这时的拍卖公司就类似于中介角色。

这件位于15号的拍品,拍卖师以1亿港元起拍,闪躲的举牌者和叫价之后,一路喊至1.7亿港元,之后便无人应答,直到拍卖师喊出“pass”,整场唏嘘,站在一旁的竞投人感叹 “居然流拍了,苏富比胆子够大。”

这种态势在最后一场“中国瓷器及艺术品”的拍卖中得以扭转,成交率约70%,多数拍品均在估价上下成交。整个专场最终以5.82亿的总成交额收槌,虽较去年略微逊色,总成交额位于历年第二高位。

早在巡回预展时期,业内纷纷预估,这件尚未有配对瓶现世的孤品,成交价格将超过1.8亿港元。但在玫茵堂的晚间拍卖中,这件作品并未拍出,而是在拍卖结束之后以私人洽购的方式成交,价格为2亿港元。

推荐阅读

仇国仕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投资者对高价拍品审慎竞投,整个拍卖价格均由市场厘定。”

“这么高的估价,谁敢出手?”

4月7日,玫茵堂珍藏──重要中国御瓷选萃晚间拍卖于下午6点半准时开场,开场前的半个小时内,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的五层拍卖场已经堵得水泄不通。这里,汇聚着业内藏家、拍卖高人、媒体、看热闹之辈……

但是,当这件64号拍品亮相之后,拍卖师以550万港元起拍,之后经过一番争抢,并在6次加价之后停在了850万港元,但此时已经无人应答,拍卖师环顾四周,电话连线的一端没有反应,场内也未有更高的出价者,而850万港元还未达到预估价的最低值1000万港元,最终流拍。

估价为4000万至6000万港元的51号拍品——明永乐青花如意垂肩“佛狮戏球”图罐,青花罐绘群狮舞球,狮子矫健威猛,生气勃勃。自2500万港元起价开始,经4次叫价后停在了3200万港元的位置,最终因无人应价而流拍。

此前3月29日的纽约苏富比春拍,中国清代官窑备受追捧。一个估价仅800美元的瓷器,在中国人的血拼之后,飙升至1600万美元,加上1800.25万美元佣金,折合人民币约1.2亿元,超过估价22500倍成交,被场内人士称中国艺术品在西方市场的奇迹。与之相比,玫茵堂这场拍卖着实有些始料未及。

2006年11月8日,一套编号109、估价为5至7万英镑的清乾隆青花莲托八宝纹饰的五供官窑瓷器在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流拍,且它是继2005年10月23日在香港苏富比拍卖后的第二次流拍。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2012伦敦中国艺术品春拍印象,世纪流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