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南亚新兴艺术市集正在发声,星城抢下澳大

作者: 美术展览  发布:2019-12-04

摘要:东南亚地图艺术市场的发展往往和当地经济发展有着正向关系,随着亚洲经济的发展,亚洲艺术市场也涌入了大量的资本,成了全球艺术市场的重要根据地之一。在继中日韩之后,东南亚艺术市场也展现出了巨大的潜力,东南亚...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在亚洲大崛起的年代,香港成为亚洲艺术交易市场的中心,成为东方到西方收藏圈关注的新兴区域。翻开亚洲版图,与香港具有相似历史背景与地理环境的新加坡,在新加坡政府积极建构区域艺术交易中心的政策导向下,展现了强大的执行意志。新加坡政府大力出资,於2008年起集成数个重要单位如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旅游局、国家艺术委员会与国家文化局,全力支持曾任瑞士巴塞尔总监的罗伦佐.鲁道夫创办的新加坡艺术博览会。新加坡,这个蕞尔岛国以其强大的政府执行力闻名,Art Stage艺博会就是其创建东南亚艺术中心地位乃至挑战香港地位的最佳前锋。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这已经是第三个号称是泰国首届的双年展项目了。

除了自身民族的多样性之外,东南亚还接受了来自其他国家的文化影响。在公元前一千年,东南亚人与印度人就有了接触,印度人带来了他们的观念与传统艺术。东南亚人民吸收了一部分,但是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原住民传统。宗教上,印度带来的印度教、佛教与西亚而来的伊斯兰教对东南亚艺术影响深远,而且在此基础上,东南亚也创造了自己的文化。但是,自印度而来的最初的宗教传统在今天依然影响巨大。 另一边,来自欧洲的艺术文化随着侵略与殖民的步伐,在十六世纪进入了东南亚。最初是荷兰与葡萄牙先进入了东南亚,随后英国与法国也对东南亚殖民产生了兴趣,直到二十世纪中叶,东南亚才重新获得了自由。 悠久的历史,复杂的宗教传统,以及殖民与战争带来的西方文化冲击,无疑都给东南亚当代艺术的发展打下了基础,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而近日乘着亚洲经济跃进的东风,东南亚艺术市场也深受其惠。 东南亚当代艺术发展的双边格局 东南亚当代艺术也在逐步发展,但是其市场相较于其他地区显得更加复杂。总区域整体表现上看,据ArtTactic的全球艺术市场总览:2018年报告( Global Art Market Outlook 2018)显示东南亚艺术市场的震荡大抵与世界艺术市场一致,在2010-2016年间,当代艺术获得显着增长,苏富比与佳士得拍卖价格增长率为23.4%,然后于2016-2017年间市场遇冷,当前市场有回暖迹象,专家认为2018年东南亚艺术市场将达到5.1%的增长率。

放眼望去,新加坡每个角落,掩不住的绿意,吸引了远道而来者的目光,这座缺乏天然资源的城市,以财富管理的软实力取胜,如今也将在艺术软实力上尽情发挥,其中以一年一度的艺术盛会─艺术登陆新加坡成为瞩目焦点。

本月,第一届泰国双年展宣布将于明年11月在旅游胜地甲米省举办。

图片 4

迈入第四年的艺术登陆新加坡1月16日起于金沙酒店会议中心揭开序幕,展开为期4天的活动。1月15日的VIP日,从下午的 Previews开始,陆续涌进了不少人潮,各区域不同国家的藏家汇集於此,是从东亚到东南亚的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等藏家每年必访的艺博会。参与重量级藏家甚多,包括上海藏家王薇、台湾清翫雅集藏家施俊兆、法国DSL负责人Dominique与Sylvain Levy夫妇、瑞士藏家希克、印尼藏家余德耀等纷纷到场共襄盛举。

三个首届双年展彼此之间有着明确的定位差异。曼谷双年展将在2018年7月30日开启,持续一个月左右,没有主题、没有主策展人、没有场地限制,也没有赞助商,换言之,他们将更多地关注处于地下状态的艺术家。而曼谷艺术双年展则完全不同,将从11月旅游旺季开始一直持续到次年年初,得到大量品牌赞助以及政府补贴,形式上也效仿老牌的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将把展场遍布在寺庙、宫殿、商场中。

ArtTactic东南亚市场资料

今年也是台湾画廊参展家数最多的一年,包括耿画廊、尊彩艺术中心、大未来林舍、其玟、就在艺术与威廉艺术中心。除了参展画廊,各国艺术经纪人也纷纷来此探究东南亚艺术市场的景气,台湾经纪人就包括新苑艺术张学孔、画廊协会顾问陆洁民、日升月鸿游仁翰、郑琬霖夫妇、安卓艺术李政勇、策展人胡朝圣以及各大国际拍卖公司如佳士得、苏富比、罗芙奥等专家,艺术家如吴天章、郭维国、涂维政,中国当代艺术家方力钧等也都参与了这场新加坡艺术盛会。

泰国双年展与曼谷艺术双年展的举办时间基本相同,特别之处在于它们将邀请近80位艺术家,根据甲米省各处的沙滩、雨林等自然环境条件来作为特定展览地址。其中泰国本地艺术家大约有20位。

其中印度尼西亚艺术占据了40.4%的拍卖市场份额,菲律宾艺术紧随其后,拥有26.9%市场占有率,最后是占据第三位的20.3%市场占有率的越南艺术。因为拍卖市场的繁荣,这三个国家的画廊与艺术机构在今年来增长极快。泰国更是催生出了多个艺博会将在今年起程, 7月专注于地下艺术家的曼谷双年展开幕,11月在旅游胜地甲米省将举办第一届泰国双年展曼谷艺术双年展。 但不可否认的是东南亚艺术市场的传统艺术中心据点仍是经济水平最为发达的新加坡。在今年1月结束的新加坡艺术舞台是东南亚地区标志性的当代艺术博览会,它的发展状况也是东南亚艺术市场的温度计。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热火朝天的市场扩展相反,新加坡的艺术市场却略显尴尬。艺术舞台艺博会的参展画廊逐年减少:在2011年第一届艺术舞台有121所画廊参展,到2015年的197所,到2016年该博览会参展画廊数量精简到来自33个国家的173所画廊,到今年2018年的参展画廊数量降至80多所。而且大多的参展画廊都是亚洲画廊。艺术舞台的总监洛伦佐·鲁道夫也对新加坡疲软的艺术市场态势表达了担忧。

除了主展场的VIP之夜,晚上9点半之后,私人藏家聚会也陆续展开,例如预展当晚於金沙的路易斯威登艺文空间举办了藏家之夜,甚至将贵宾之夜的舞台拉到腹地广阔的旧军营吉门营房,热闹非凡。

为什么泰国突然冒出来这么多双年展?

新加坡政府似乎有意扭转这一局面。在2015年,新加坡国立美术馆正式对外开放。该美术馆收藏着世界上最大的东南亚当代艺术作品,其享受来自政府的370百万美金的补贴,并承载着进一步将新加坡变成一个艺术据点的野心。在另一方面,知名美术馆的建立也有有利于改变当前东南亚艺术发展过于市场导向的缺陷。新加坡国立美术馆对于梳理与沉淀东南亚当代艺术历程有着重要的意义。

抓紧话语权 不落香港之后

泰国艺术创作兴盛一时,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是出生于1970年的独立电影导演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出生于1961年的装置艺术家里克力提拉瓦尼。他们有西方教育和生活背景,因为作品中展现出属于泰国人所独有的细腻视角而在西方艺术界大获好评。可是由于泰国社会环境不稳定,良好的艺术生态系统始终没有建立,外界因素甚至让当代艺术整体销声匿迹十年。

然而,放眼望去接棒新加坡艺术据点地位的东南亚城市少之又少,主要原因是东南亚地区经济发展极其不均。例如新加坡虽然只是一个城市国家但却拥有着155000位百万富翁,与之相比柬埔寨2015年的GDp总额却仅有180.5亿美金。由此导致除新加坡以外的东南亚国家,艺术行业基础设施不完善,艺术机构仅处于起步阶段,艺术批评家稀缺,藏家也大多关注本国艺术,缺乏国际视野。

Art Stage艺博会场坐落於金沙酒店的地下二楼会议中心,走进展场,宽阔的走道、流畅的动线,逛起来格外舒适,博览会的规画动线、布展水平一直深受展商称许,是亚洲能与Art Basel HK匹敌布展水平的国际级艺博会。主办单位统计,今年共来自28个国家参展,达130家画廊,600位艺术家以及10位策展人策画而成的新加坡艺术登陆艺博会,展览期间总共逾4万人的参观访客。当天络绎不绝的人潮涌进。今年的大会主题以We are Asia为题,塑立亚洲话语权的态势,展现了艺术登陆新加坡更上一层楼的决心,同时顺势将东南亚艺术家推上了国际的舞台。

我们想要变得更好,但是这也取决于整个国家的发展状态。突然之间,看到周边的邻居们都纷纷开始在艺术领域施展拳脚,想要赶上这波潮流,就要抓紧机会介绍自己的东西、培养属于自己的成熟受众。泰国双年展的助理策展人Vipash Purichanont看起来很年轻,正在英国攻读博士学位。作为一个生活在曼谷的艺术策展人,他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认为,泰国其实有很多资源还没有被挖掘。

冉冉升起的东南亚艺术家群体 虽然东南亚艺术市场的进一步发展面临众多阻碍,但是东南亚充满活力的当代艺术家群体正在迅速崛起。 提到东南亚艺术,人们经常想起的艺术家就是泰国艺术家Rirkrit Tiravanija,他是全球行为艺术的先锋,他主张艺术不仅仅是一幅绘画、一个物件,更是一段经过架构的社交体验,艺术家本人可以参与到这种体验的创造之中。在他的标志性作品《无题Untitled 》中,他把整个画廊空间转变成了一个厨房,并为MoMA的访客烹制泰国咖喱。他同时担任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并对年轻的东南亚当代艺术家产生了深远影响。 除了像Rirkrit Tiravanija一样早已闻名遐迩的艺术家,近年来又有许多年轻东南亚艺术家闯入人们的视野之中,例如艺术市场超新星,在泰国出生、现居住在纽约的艺术家Korakrit Arunanondchai。Korakrit虽只有30多岁,但是已经在MOMA pS1、东京宫、北京的UCCA举办过展览。

近年来,新加坡政府对艺术着力甚深,美术馆展览大力推荐新加坡艺术家,甚至联展时都以新加坡艺术家为保障名额的做法,借以提升新加坡艺术家的能见度,新加坡政府以务实的态度进行计划性的栽培,也表现在今年新加坡画廊参展的家数上:从去年的22家增加到29家。

泰国艺术爱好者要么生活在曼谷,要么就在清迈,我们在甲米办双年展就是想要在旅游业之外吸引更多的艺术爱好者,并利用这一点更多地增强当地的品牌效应。他说,泰国有着丰富的历史,是东南亚地区少数没有殖民历史的国家之一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变成西方列强的附庸。所以泰国人不太愿意直面过去。对于这一点,当代艺术可以更多地探索、寻求那些心底里不愿意去面对的角落,试着从中发现更多的东西。

从总体来看,在市场上活跃的东南亚当代艺术家主要可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在东南亚成长的艺术家,另一类则虽然出生在东南亚,但是机缘巧合之下在外国成长或定居的艺术家。 后者的例子有艺术家Danh Vo,他于1975年出身于越南,在四岁的时候乘船逃离了越南。他的作品主题经常涉及错位、身份认同危机等关键词。他最为知名的作品《我们、人民》就重制了自由女神像,并把它打碎成267个碎片,散布在全世界范围,每个碎片都是一个独立的抽象雕塑作品。还有极具国际市场潜力的艺术家Dinh Q Le,他出身于越南,在10岁时移民到美国,并在1993年选择重新回到泰国。在越南战争期间,他正在美国读书,隔着大洲大洋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待越南战争,并创作了一系列作品。

今年参展的知名画廊如白立方、艺术门、韩国阿拉里奥、香港德萨画廊、首尔现代画廊、韩国Kukje Gallery、台湾大未来林舍画廊、德国 Galerie Michael Janssen、贝浩登画廊、台湾耿画廊/TKG+、新加坡Yavuz Fine Art、香港马凌画廊等皆有参展。不过可惜的是,这次画廊展区带来的作品整体水平,与往年相比稍为薄弱。另外今年的一大亮点是以主题方式策画的 PLATFORM,邀请了东南亚、亚洲地区等八位国际策展人,推荐亚洲各区域的艺术家,展现亚洲各国艺术的风貌,此计划也深获藏家、画廊经理人好评,对于提振东南亚艺术家的知名度有所助益。

东南亚各国都是在一个世纪之前,因西风东渐或殖民因素,纷纷受到西方美术的影响。因为时间和缘由不同,对应到的国度也不同,因此在同一潮流下有了很不一样的起点,也造成了亚洲西洋美术史多面向的丰富面貌。长期关注20世纪东南亚艺术的收藏家姚谦在专栏文章中如此阐述他对东南亚各国艺术的宏观理解。对于东南亚各国的当代艺术,这一视角仍然适用。

这些东南亚艺术家的国际经历无疑让他们更了解国际主流艺术评价系统,更能够创造出跨越文化与意识形态障碍的艺术作品。但由于背靠着中国艺术市场,所以东南亚当代艺术的拍卖价格在近年来并不是很亮眼。其东南亚艺术拍卖巅峰时期仍停留在2015年的香港苏富比秋拍,当时中国市场疲软,东南亚市场抢占滩头。当时印度尼西亚艺术家Hendra Gunawan的作品《淋浴(Bathing in the Shower)》成功拍出1.3百万美金的价格。这个价格和1996年苏富比在新加坡举办的第一次东南亚艺术品拍卖的最高拍品价格还要高出5倍。 虽然在拍卖场上,东南亚当代艺术未能摘得头筹,但是世界范围内对东南亚艺术的关注见涨。最近一次的东南亚当代艺术大展莫过于在2018年1月21日于纽约亚洲社会美术馆闭幕的展览《黑暗之后:觉醒时代的东南亚艺术(After Darkness: Southeast Asian Art in the Wake of History)》,其中联合了七位艺术家和一个艺术家团体,他们来自印度尼西亚、缅甸、越南,主要探讨了艺术在改变世界与解决社会与政治事件中能发挥的作用。

八大策展人 拼谱亚洲样貌

在东南亚地区的艺术版图上,近十几年来最为活跃的当数印尼和新加坡。而两地的侧重点不尽相同。

然而,东南亚艺术家群体也存在着自己的问题。因为经济的不稳定与功利性地计算,东南亚艺术家与画廊之间的信任并不深厚,艺术家也往往不够忠诚,不能长期与某家画廊合作。常常一所画廊费尽心力培养了一个不知名的艺术家,艺术家一有名气,便想绕过画廊自己与藏家直接交易。所以画廊和艺术家都变得有些短视,希望快速变现。 对东南亚当代艺术现状的思考 东南亚当代艺术的生长环境得天独厚,各个国家既有相近的历史与宗教背景,又因后来的际遇不同,而发展速度不一。同时,被殖民的历史虽然伤痛,但是也让东南亚艺术家们对于政治类话题有着更深的理解与表达。东南亚地区所经历的战争也成为一批艺术家离开祖国的契机,他们接触了西方文化,在西方社会里生活。当东南亚近年来政局稳定、经济发展之后,迎来了一批海外艺术家的回流。他们既接受过东南亚传统历史文化的熏陶,又熟练掌握外语与西方社会社交技巧。和一些非西方式国家的艺术家因文化差异与语言不通,导致未能同步于世界当代艺术发展,也弱于宣传自己的作品。东南亚艺术家一方面有着个人特色,一方面也善于与海外藏家们进行沟通与解说作品,这无疑是东南亚当代艺术在国际市场异军突起的重要基础。

今年的PLATFORM,主要是因为去年的印尼馆受到热烈关注与期待,主办单位趁胜追击以We are Asia为题,扩大到整个东南亚区块。曾任瑞士巴塞尔总监罗伦佐.鲁道夫坚信,亚洲是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地区,同时也认为现在是亚洲塑立属于亚洲艺术品味、市场与美学价值观的时机。鲁道夫历经三年的布局,持续形塑我们就是亚洲的策展主题,在在证明他希望成为收藏家、艺术家、画廊、策展人与艺术爱好者在亚洲的最佳窗口。鲁道夫说:我们就是亚洲是 3 年前我开始策画展会时的目标,但它已经成为我们真正的身份。艺术登陆新加坡,透过与最好的画廊和艺术专家们合作,使当代艺术发展成为本地的忠实支持者!

就在11月初,印度尼西亚努桑塔拉现当代艺术博物馆正式揭幕,这家艺术博物馆由企业家、知名艺术收藏家翁玮光出资建设。令人惊讶的是,它是印尼第一家致力于当代艺术的博物馆。

此外,东南亚地区多个国家以旅游业为重要经济来源,再加上地处印度洋于太平洋交界,许多船只在此通过与停留,港口业发展。因此东南亚每年都迎来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尤其是好奇的西方访客。这些来来往往的访客既带来了最为新鲜的文化、艺术观点,同时这些访客也是潜在的藏家人群。因此,今年来迅猛发展的东南亚艺术市场背后大多是来自国际藏家的推力,而非当地藏家。 另一方面,由于东南亚地区的政府的文化艺术预算较少,扶持艺术家项目极少,东南亚艺术家大多仰仗国外藏家的资助与售卖作品以坚持创作。因此他们极善于捕捉国际艺术市场动向,并根据西方藏家的喜好而制作作品。这导致了东南亚当代艺术提前成熟,作品中不太看到东南亚传统艺术的影子,而是更多地涉及到近现代历史,以便于海外藏家理解。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种迎合是否也阻碍了东南亚当代艺术坚持自我风格呢?

来自台湾的其玟画廊负责人黄其玟观察到,这次邀请策展人参与是很棒的点子,透过策展人与画廊的合作,带动艺术交易市场的活络。今年首度参展的尊彩艺术中心总经理陈晶萤表示,持续数年观察Art Stage发现到Art Stage的藏家十分多元,虽然首度参展也结识不少西方收藏家。TKG+艺术总监吴悦宇表示,许多藏家对PLATFORM赞誉有加,因为对一些藏家而言,很难在短时间理解某地区的文化,透过国家馆比较容易聚焦。

而中国艺术爱好者最熟悉的印尼艺术界人士,恐怕是2014年在上海徐汇滨江西岸艺术走廊刚显出雏形时建造了一座私人美术馆的收藏家余德耀,他正是印尼华裔。

此外,东南亚艺术背靠当前热门艺术市场中国,知名拍卖行、画廊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后,自然也将目光投向了邻边的东南亚地区,但是尚未有动作,主要依靠不远处的香港据点发展业务。拍卖行与画廊谨慎的原因必然是东南亚本土艺术消费力存疑。的确,当代艺术家群体形成,国际市场兴趣浓厚,对于东南亚地区来说,现在的最大短板便是本地区藏家的培养,而这一点又与地区经济发展相关联。如若东南亚地区能紧随亚洲经济发展的大潮,并成功接收到中国、印度两大经济体的辐射作用,那么东南亚艺术市场将拥有本土与海外藏家的双重推动力。 结语 东南亚当代艺术的发展离不开其特殊的生长土壤,与来自国际市场的资金投入。然而,东南亚国家本身的艺术购买力却在钳制着这一地区的进一步发展。东南亚艺术市场是否能复制邻国中国的发展轨迹,或者它自己又将走出怎样的新路?

今年的PLATFORM,由策展人曾文泉负责台湾馆的策画,以La Salle Aux Images为题,邀请台湾艺术家吴天章、涂维政、袁广鸣、高重黎带来最新作品。活跃参与国际各大展览的曾文泉,也是一位知名当代艺术收藏家,在他的规画下,台湾馆吸引了国外藏家的关注,特别是创建与海外之间的联结,将台湾艺术家推广到国际舞台,改变台湾相较亚洲其它艺术家相对弱势的处境,象是瑞士藏家希克对今年Taiwan Platform则赞誉不绝,认为是八大馆中最具看头的国家馆。

印尼重要的城市双年展有两个,分别位于首都雅加达和爪哇文化中心城市日惹。雅加达双年展最早从上世纪60年代起步,在1975年正式更名为雅加达双年展,1998年开始由于国内政局动荡,艺术领域集体销声近八年,最终在2006年,雅加达双年展才又重整旗鼓。日惹双年展已经举办了13届,近年来更加强调赤道地区的文化艺术。

除了台湾馆, 这次PLATFORM中, 日本馆的精致、印度馆的内涵皆深受藏家激赏。而规模最为庞大的东南亚地区的PLATFORM,由来自六国的策展人负责,呈现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柬埔寨、老挝、缅甸、菲律宾与泰国艺术家的最新力作,展现了东南亚各国截然不同的艺术风貌。

值得注意的是,印尼的艺术展会也有兴起的态势,2010年,Art Jog在日惹文化中心举行,展会强调艺术家个体的参与而不是画廊;2016年开始举办的艺术登陆雅加达系列展会,则吸引了数十家印尼和国际画廊参与。

熊熊的野心 小岛的强大执行力

艺术登陆雅加达衍生自2011年启动的艺术登陆新加坡展会。创始人希望把世界最大规模的艺术展会品牌巴塞尔艺术展引入新加坡,尝试未果,索性创立了新品牌。

今年的艺术登陆新加坡的公共展区推出八位艺术家之作,包括台湾艺术家陈界仁、泰国艺术家Jakkai Siributr、德国艺术家Stephan Balkenhol等。台湾艺术家陈界仁为台湾大未来林舍代理,这件2013年新作《朋友-瓦旦》首度於去年Art Basel HK 露面,为新加坡藏家典藏,这次特别获邀参展。陈界仁以存在於此刻捕捉了既是合作夥伴,也是朋友的瓦旦.坞玛其消逝而不可见的生命历程。在大未来林舍的推广下,陈界仁作品已经连续两年受邀於公共展区展出,今年同样深受关注且作品询问度甚高,目前版数皆已售罄。近年来,相较於其它崛起的亚洲艺术家,台湾艺术家备受挤压,仅少数艺术家於国际平台亮相,如今在画廊与策展人努力推广下,这次在新加坡艺术博览会都有不错的表现。关于这次艺博会后续报道与成交表现,将於下期有深入的报道。

居于东南亚中心地位的新加坡,在艺术领域的贡献更多地体现在政府支持的公立机构和艺术活动上。

今年艺博会最热门的话题, 莫过于即将于2015年完成,由新加坡政府大力支持的Nation Art Gallery Singapore,目前也正展开艺术典藏计划。新加坡政府的雄心壮志已昭然若揭,这座美术馆的企图,就是成为亚洲第一大美术馆!由此可见,新加坡政府有计划的开拓艺术的视野,展现了对艺术基础建设的强大执行力,每年的Art Stage 带来愈来愈多的国际收藏家与各区艺术经纪人,让人们不再忽视新加坡打造艺术中心的努力。衣食足而知荣辱,经济富足的新加坡,正积极提升他们的文化实力,而艺术战场,他们的全盘战略正一子一子地落下。

2015年,新加坡政府投入重金改建昔日的英属海峡殖民地政府大楼和高等法院,成立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这家机构展览和研究的主要领域即是18到20世纪的东南亚现代艺术,它与着重展示历史文物的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和主攻当代艺术的新加坡美术馆一起,构成了完整的新加坡艺术版图骨架。

编辑:江兵

我们想要作为东南亚地区和全世界连接起来的一环。馆长陈维德博士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首先要把西方的经典艺术作品带到东南亚地区,其次需要让来新加坡旅行的世界各地的游客、旅行者看到属于这个地区的艺术和文化。

周边国家出现越来越多的美术馆和双年展,我们当然非常高兴。这样可以培养出更多的观众,也可以更近距离审视过去十年、二十年间所作的努力在周围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陈维德说,不过大部分美术馆基本都注重在本国,而对于只有五十多年历史的新加坡来说,我们的主要价值更体现在推广和梳理整个东南亚地区的艺术。

11月,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建馆两年来的第二批特展揭幕,展览包括奥赛博物馆的印象派收藏展,以及活跃于19世纪的印尼艺术家拉登莎勒和菲律宾艺术家胡安卢纳的大型双个展。这两位东南亚现代艺术的鼻祖级人物站在东西方艺术交流的重要节点上,而关于他们的重要展览如今在新加坡的大型艺术机构举办,从中可窥得一些东南亚艺术的发展脉络。

美术馆、画廊、艺博会构成一个完整的艺术生态,要发展的话不能缺失任何一个环节,而如果无法做出相应的平衡,就会导致生态不够健康完善。可能市场成长得有点太快了,社会缺少非营利空间。所以新加坡就有意识要建立更多的公共机构、非营利空间。陈维德说。

新加坡政府对艺术的投入不仅体现在几个大型场馆,还有由新加坡国家理事会主办的艺术活动,比如2006年开始的新加坡双年展,以及从2011年开始每年都会举办的新加坡艺术周。

过去的五届艺术周,调查数据显示大部分的受众群体是从20岁到35岁的青年人。艺术周负责人琳达得麦洛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希望可以通过艺术激活城市社区,这才是真正的艺术。东南亚艺术还需要时间慢慢发展,毕竟我们都有那么充足的历史可以挖掘。

编辑:江兵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美术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东东南亚新兴艺术市集正在发声,星城抢下澳大

关键词: